NAND闪存的现状与未来

日期:2017-5-9作者:Jim O'Reilly 

闪存芯片   3D NAND   

【TechTarget中国原创】

NAND闪存在过去的一年中历经重大变革。闪存技术需要综合考虑许多方面,在生产工艺、数据完整性要求、最大写入次数等方面达成恰到好处的平衡。简单来讲,当我们刚刚踏入2016年时,原始闪存(称为2D NAND)的发展方式已经接近尽头,很难再通过精益化工艺增加单块芯片所支持的存储容量。

通过引入3D NAND的概念,现在的闪存单元可以堆叠在三维空间之中。在相对轻松的工艺要求下,将单块芯片的容量提升48倍,从而可以在大批量生产过程中降低多达4倍的成本。容量的增加与价格的下降比率基于这样的基础:3D NAND中每块芯片上各单元层的生产工艺仍与原先保持一致。

技术背后的复杂性

然而,对NAND闪存芯片制造商而言,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首先要面对的是易失性的问题,保持这些单元层的纵向堆叠是颇具挑战性的。

例如:对48个单元层的堆栈而言,纵向堆叠所允许的公差仅仅只有1度;而更多层的情况只会更糟。这引起了对3D NAND整套理念的反思。

我们一直都在努力坚持原创.......请不要一声不吭,就悄悄拿走。

我原创,你原创,我们的内容世界才会更加精彩!

【所有原创内容版权均属TechTarget,欢迎大家转发分享。但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媒体(平面媒体、网络媒体、自媒体等)以及微信公众号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进行使用。】

微信公众号

TechTarget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TechTarget

官方微博

TechTarget中国官方微博二维码

TechTarget中国

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敬请读者发表评论,本站保留删除与本文无关和不雅评论的权力。

作者>更多

Jim O'Reilly
Jim O'Reilly

TechTarget特约作者。Jim O'Reilly是一名存储和云计算咨询师。他曾担任Germane Systems公司工程部副总一职,为美国潜艇队创建了坚固耐用的服务器和存储器。他也曾在SGI、Rackable和Verar公司担任高级管理一职,创建Scalant和CDS公司并担任首席执行官一职,在PC Brand和Metalithic公司担任运营主管一职,在Memorex-Telex和NCR公司担任核心业务部主管,他所在领导的团队曾创建了第一个SCSI ASIC。如今Jim O'Reilly就职于史密森学会。

存储厂商>更多

相关推荐

  • 超融合技术之近况

    超融合存储降低了总体拥有成本,简化了安装,并为软件定义的数据中心做好准备。那么,你是否应当全面拥抱超融合系统呢?简而言之,答案是肯定的。

  • 宝存新推SATA SSD:差异化定位闪存市场

    作为闪存解决方案创新的推动者,宝存科技面向当前更为广泛的用户市场以及更多场景的应用需求,于近期推出了旗下首款企业级SATA SSD:Shannon Hyper-IO SATA Flash-S3C。

  • 视角:SolidFire CEO看全闪存市场

    SolidFire CEO兼创始人Dave Wright接受记者采访,谈到了SolidFire在快速增长的全闪存市场上如何与巨头角逐。

  • HPE 3PAR新增对3D NAND、Oracle加速、XIV数据迁移支持

    HPE近期紧随业界潮流,为其3PAR StoreServ闪存阵列增加了3D NAND技术,并和EMC VMAX一起为Oracle数据库提供闪存加速的支持,同时也为其StoreOnce增加了一条新的产品线。

技术手册>更多

  • BC/DR演练之灾难场景的设定

    DR测试是灾难恢复计划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执行DR测试常用的方法是设定灾难场景,比如运营场景、关键技术、与员工相关的场景、自然灾害、业务场景以及小概率事件,并模拟这些事件,检查企业在灾难之后恢复的能力。

  • 基于硬盘的备份与恢复技术手册

    由于经济不景气,存储管理员开始采用一些基于硬盘的备份技术,这篇基于硬盘的数据备份与恢复技巧给我们讲述了这种备份方式的变革,并且提供很多实用的建议。

  • I/O虚拟化及融合I/O基础入门

    这本技术教程介绍了I/O虚拟化及融合I/O的一些基础知识,包括什么是I/O虚拟化;为什么虚拟化I/O;什么是融合I/O等。

  • 存储管理程序指导教程

    存储管理程序是将不同物理存储设备上未使用的容量整合成一个存储池,能充分利用物理硬件。存储管理程序可以运行在专用的存储上,虚拟机上或者服务器管理程序内部。

TechTarget

最新资源
  • 安全
  • 虚拟化
  • 网络
  • 服务器
  • 数据中心
  • 云计算
【TechTarget中国原创】

NAND闪存在过去的一年中历经重大变革。闪存技术需要综合考虑许多方面,在生产工艺、数据完整性要求、最大写入次数等方面达成恰到好处的平衡。简单来讲,当我们刚刚踏入2016年时,原始闪存(称为2D NAND)的发展方式已经接近尽头,很难再通过精益化工艺增加单块芯片所支持的存储容量。

通过引入3D NAND的概念,现在的闪存单元可以堆叠在三维空间之中。在相对轻松的工艺要求下,将单块芯片的容量提升48倍,从而可以在大批量生产过程中降低多达4倍的成本。容量的增加与价格的下降比率基于这样的基础:3D NAND中每块芯片上各单元层的生产工艺仍与原先保持一致。

技术背后的复杂性

然而,对NAND闪存芯片制造商而言,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首先要面对的是易失性的问题,保持这些单元层的纵向堆叠是颇具挑战性的。

例如:对48个单元层的堆栈而言,纵向堆叠所允许的公差仅仅只有1度;而更多层的情况只会更糟。这引起了对3D NAND整套理念的反思。

目前芯片制造商已经有办法在一块芯片上创建多达48或64层的堆叠块,他们将一个堆叠放置在另一堆叠的顶部,通过垂直互联访问联结各堆叠块,从而在整体上能够支持更多的纵向层。

借助上述两种方式,在过去几个月我们已经看到了64GB和1TB芯片的出现。1TB芯片看似能够支持进一步的堆叠,从而在未来12个月左右产生单芯片4TB,甚至8TB的存储容量。凭借这些技术,我们很有可能在2018年9月的闪存峰会上看到100TB 2.5英寸固态硬盘。

纵向堆叠问题与技术实现方式的改变对市场产生了重大影响。3D NAND的成熟将晚于计划时间,伴随着工厂转向全新的流程,造成了短期芯片在市场上的供应不足。

精准堆叠以外的问题

能否精准对齐并非是向3D NAND升级过程中所面对的唯一问题。在NAND闪存容量方面,三层单元(TLC)是相当具有吸引力的技术,其将每个单元的存储容量增加了3倍。

但是,NAND的状态随着使用时间会出现准静态特性,即每个单元可检测到的电压差范围变小,使得各单元之间的电压彼此接近,从而增加了误读率,这在TLC中尤其明显,与单层单元(SLC)所具有的两种状态相比,TLC会有8种不同的状态。

应对这项挑战涉及多项策略,包括随着时间进展进行阀值重置、扩展错误检测和校正代码,并根据阀值和时序调整添加非常复杂的重试过程,其中涉及大量科学(和数据)分析和经济可行的执行方案。这些领域的积极成果大幅度提升了芯片产量和其支持的写入次数。

即便如此,我们仍将看到一系列阶梯式SSD家族,结构相同的成员则以读写速度,写入次数和温度范围加以区隔。日常操作中,SSD的温度范围对写操作至关重要。

上述一系列的原因导致了市场上闪存芯片的减少,NAND芯片晶圆厂必须搁置产能以切换产线。短缺情况在2016年下半年凸显出来,固态磁盘的价格上涨了10%,并且状态仍在持续。与此同时,随着企业逐渐认识到硬盘技术已经过时,对SSD的需求急剧增加,使得问题更为复杂。

而三星公司Galaxy Note惨败、召回和试图更换则进一步加剧了矛盾,目前市场上至少存在1亿的芯片缺口。

曙光的来临

局面在2017年下半年将得以改善。64层堆叠芯片的技术问题似乎已得以解决。到年中,单堆芯片将开始陆续出货。动态RAM和NOR闪存晶圆厂将通过转向3D NAND技术获得到额外的闪存产能。到2017年年底,价格应该回落到危机前的水平,甚至更低;到2018年,我们或将能够看到SSD与HDD的价格持平。

更值得一提的是,这对HDD市场或许会有重大影响。随着2015至2016年市场需求的下降,硬盘产能大幅下滑,并且也很难夺回失去的市场。此外,大容量的HDD在主存储领域再难有用武之地,这款曾经以数据记录闻名的产品似乎已很难跟上时代的节奏——尤其在写操作上——完全不适合用作承载操作系统的驱动器,正从PC和许多服务器上渐渐淡出。

信息行业正期待着一个全新的未来,在2018年开始,30TB至100TB的大容量存储将驱使二级存储做出改变。

对于使用四层单元(QLC)NAND闪存取代即将普及的TLC,业内尚有些许争议。根据TLC物理介质和数据动态的研究投入,用同样的想法研发具备16种状态的QLC,似乎是合乎逻辑的后续方向,从而进一步降低成本、增加容量。

泛在化、极其快速的存储将深刻改变信息技术。服务器处理能力将得以增强,从而降低了服务器的销售,而拥有1000万甚至更高IOPS(已在闪存峰会上公布)的驱动器亦将彻底颠覆目前的超融合产品。